重逢岛 人物·大师

分享


把摩登天空从不卖钱做到最赚钱,沈黎晖是怎么想的



“让喜欢的事赚钱”



今年的上海草莓音乐节还有3天就开始了,北京场却还了无音讯。去年河北香河草莓音乐节结束后,网络上出现了一片骂声。今年没人骂了,摩登天空的官方微博下面,大家都在问:北京场还办不办了?


这个答案我们暂时给不了,不过我们和摩登天空的创始人沈黎晖聊了聊草莓音乐节,也聊了聊音乐。



1495878654725030469.png



如何请来牛逼的乐队? 



“砸了钱就是他*的牛逼!”


2016年在香河草莓音乐节上,英国神童乐队(The Prodigy)正在表演,一位工作人员回过头来对正抬着头在观看现场的沈黎晖大声说道。


乐迷们可能感受不深,但摩登天空正越来越多地把那些大牌的乐队带来中国。


1495878755361093175.png


大牌乐队往往“难搞”。神童乐队答应邀请的同时,也发来了500页厚的需求。严苛到主舞台和音响和调音台都是独立的系统,细则细到要求后台要准备什么牌子的香槟。


“我们真的是每一个都按照他们的需求完成了500页的需求……如果我们有三个这样的乐队我们就会疯了,幸亏我们只有一个。”


“当年Yeah Yeah Yeahs的需求也很奇怪。要一枝玫瑰在后台,然后要一个桶,要一条毛巾,什么什么的。他们的需求细到这个程度,然后还不断问你这个有没有。”


1495878777469011015.png


摩登天空在花时间弄清楚这些细枝末节的要求从哪儿来之前,先都一口答应了下来。沟通的成本更大,况且,他们不仅龟毛,还很贵。


2007年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,沈黎晖记得当时最大牌的乐队就给了几千块。“我记得就差不多新裤子这样的,我记得给了三千块钱还是四千块钱。”


而问到神童花了多少钱,沈黎晖只说了三个字:“特别贵”。


特别贵的乐队最终有了一场特别“牛逼”的演出。


1495878797718003758.png



要音乐还是要赚钱?



97年摩登天空刚创立时,沈黎晖还是清醒乐队的主唱,公司创立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清醒乐队的专辑给出版了。


如今摩登天空对自己的定位是“全新概念的综合娱乐公司,下设多家分厂牌,领域涵盖音乐出版、艺人经纪、现场音乐三大版块”。签乐队、发唱片、做现场音乐已经是三位一体的生意。而这之中,选择怎样的音乐人和乐队,才是那个重中之重。


1495878823236086682.png


Lens ✕ 沈黎晖




Lens:“摩登天空签艺人看中艺人什么?”

沈黎晖:“看中他跟别人不一样嘛。”


Lens:“什么方面不一样?”

沈黎晖:“音乐上我觉得他有他的角度和他的过人之处,我觉得这点还是最重要的。”



这是官方回答。沈黎晖说自己可以为了音乐签那些市场“完全不行”的乐队。


“比如说我们签了街道杀死奇怪动物、发光曲线,包括重塑雕像的权利,这在市场都不会怎样。他们也没有那么高的期望值,如果他们是玩那样的音乐,然后说:‘我要做大明星!’那我们就惨了。”


1495878846331068178.png


但这20年来,摩登天空的生意越做越大,靠的也不仅是对音乐秉持的理想主义。


曾经有个乐队问沈黎晖如何看待商业和艺术之间的关系。


沈黎晖说:“你根本不用为这个问题发愁,因为你没有很商业,没有赚很多钱,是因为你还不够好,是因为你的艺术还不够好。全世界艺术够好的,都赚很多钱。你说Radiohead够好吗?好。他赚钱吗?赚钱。你赚钱了吗?没赚钱。你有Radiohead好吗?你没有他们好。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
1495878877012084865.png


所以,当我们让他列举出有哪些比较挣钱的乐队,他一口气说出了七八个名字。这些都是你常年能在各大音乐节上听到的名字,偶尔也许还能在街头巷尾听见他们的声音。


沈黎晖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。


“以前摩登天空是特别不商业的,然后我们艺人是最惨的、最不卖钱的、最不被理解的,可现在我们是最赚钱的音乐公司,我们没有改变我们最初的想法。也就是说商业上我们可能会成为非常大的公司,可是内容上那是我们的兴趣。”



“烂大街”很糟糕吗?



人怕出名猪怕壮。挣了钱的摩登天空开始被人骂过度消费独立音乐,红了的音乐人被骂“烂大街”。沈黎晖照常地不以为然。


1495878895729024866.png


“我觉得他们都闲得蛋疼,这些听众。它(歌)烂不烂大街跟他(音乐人)开始的想法没有改变。你想干一个烂大街的事儿你干一个试试。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。”


1495878920058076384.png


“什么叫过度消费,我听不懂这个词,听得多了放得多了就是过度消费?我觉得其实恰好它改变了这个时代,而且改变了流行文化,我觉得这就是它的价值,其实也是我乐意看到的一种结果。我觉得烂大街很好,应该说实际上是我们奋斗目标之一。但他们就觉得可能没有那么……独特了,没法儿装了。”


1495878943576060627.png


在他看来,所谓的“小众”和“大众”的分野在这个时代已经不那么重要。


“陈绮贞以前小众,还可以开首体(演唱会)。以前汪峰,就是摇滚歌手,但是他可以开工体。你说好妹妹,以前小众,但是开工体,他小众吗?”


“我觉得很难定义小众和大众。因为有些很烂的东西也很小众。”


1495878962175094650.png



他自己还是那样,穿着帆布鞋去音乐节现场,也穿着帆布鞋去开商业会议。常常以退为进,能头头是道地讲音乐,也能头头是道地讲商业。你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不在乎很多事,还是不屑于在乎很多事。



Lens ✕ 沈黎晖




Lens:您怎么看待年轻人?

沈黎晖:我回答过这个问题,我不太关心年轻人。


Lens:那文艺青年呢?

沈黎晖:我也不太关心他们。


Lens:可是摩登天空主要受众是年轻人。

沈黎晖:我不研究受众。


Lens:消费者呢?

沈黎晖:我们公司有人会研究,但我不太感兴趣。


Lens:就是你不关心他们的感受?

沈黎晖:对。



联系我们
市场合作:marketing@lensmagazine.com.cn
新媒体合作:newmedia@lensmagazine.com.cn
出版物合作:editor@lensmagazine.com.cn
电话:86(10)64053806;86(21)52988390
地址:北京办公室: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
   上海办公室: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