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逢岛 人物·大师

分享




艺术家托马斯·鲁夫(Thomas Ruff)16岁时买了人生第一台相机。


拿着那台相机,他拍摄了日落的景象、美丽的光线、重叠的阴影、花朵和树木。之后就理所当然地模仿在摄影杂志里看见的东西。一直到开始接触并学习摄影史,他才意识到之前拍的东西很俗气,与真正意义上的摄影相去甚远


托马斯·鲁夫


他后来成为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一员,在摄影家贝歇夫妇的弟子中,他算是对摄影语言探索最远的一位。

 


他早期有一组很著名的肖像作品。



“我想拍肖像,与乔治·奥威尔的《1984》有关。我有时把这些肖像看作是“老大哥”镜头前的表情。所以我要求他们坐在我镜头前面的时候摆出‘局促、不太自信的表情,同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即将被拍摄’。”




他对Lens说道,“如果将肖像放大贴在墙上或制成大尺寸,这些面孔看上去极为简单,非常本质,同时他们也在看着你。奥威尔的观点具有普世性。所有的火车站、机场无一幸免,监视成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。乔治·奥威尔没有说错。 绝对要清楚地意识到:我们随时都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中。



托马斯·鲁夫对社会问题很敏感,他回应的手段又与摄影的技术进步与革新密切相关。


比如,1992年,他使用当时算是很先进的夜视红外摄像头拍下了一组绿色的图像,这些图像后来出现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期间的广播电视上。





2004年开始,他拍摄了一组“JPEG”系列——像素与像素的压缩。这组作品发表后,很多读者投诉说出现了印刷质量的事故。



还有一组作品是给NASA官网上的黑白照片上色



“在NASA官网第一次看到这些黑白照片时候,我就对其构图一见倾心。当时我脑海里的想法就是给它们加上颜色。”他回忆说,“实际上,即便你看到的彩色太空图片来自NASA,你也无法确定其颜色的真实性,因为这些颜色是科学家猜测的假定颜色


在天文学中,天文学家需要与波段极广的电磁波打交道,其中包括我们肉眼无法识别的深度太空波段,并将其制作成图像。我们的人眼和颜色辨认能力非常有限,利用到的电磁波真正波段只有这么长。亦真亦假,谁也说不清,不过我也不在乎。






托马斯·鲁夫的职业生涯都在制造影像,也质疑着影像。



对于观察照片和从中获取信息,我们都应保持警惕。”他说,“除了保持谨慎之外别无他法。”


“大概99%的年轻人都被facebook、snapchat等社交媒体洗脑了。成为其中一分子意味着做同样的事:什么被宣扬,他们就会传播什么。在我看来,这些年轻人太天真了


我认为他们的革命性被大大削弱了。他们的成长环境充斥着物质的舒适,真正的革命会让人失去一切,而他们并不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。



联系我们
市场合作:marketing@lensmagazine.com.cn
新媒体合作:newmedia@lensmagazine.com.cn
出版物合作:editor@lensmagazine.com.cn
电话:86(10)64053806;86(21)52988390
地址:北京办公室: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41号
   上海办公室: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